OB海鲜团:明星出丑的“梗”文化

原文刊登于《电子竞技》杂志(微信号:china_ea)6月上

这波我很强!我的头很硬!讲道理啊……老大老大,抬我们一手!这位兄弟,路子很野啊!

如果不是DOTA2玩家,很容易对这些流行于DOTA2玩家群体中的黑话摸不着头脑。而这些DOTA2黑话的流行,正是拜一个解说团队所赐——OB海鲜团。

说相声的解说团

在目前的电竞解说市场上,OB海鲜团是非常奇葩的存在。

这是一支由DOTA2主播组成的队伍。核心队员是六位退役选手,Longdd(黄翔)、yyf(姜岑)、zhou(陈尧)、820(邹倚天)、DD(谢彬)和zippo(周雄)。他们分属不同平台,但每天晚上都会在网上聚到一起,进行DOTA2 5对5黑店之战。不过每一场游戏的阵容并不固定,其他退役或未退役的职业选手,以及实力强劲的路人选手偶尔也会加入他们。遇到职业比赛,他们也会联合对比赛进行解说。

和其他DOTA2解说相比,OB海鲜团除了人多势众之外,另外一个显著特点是他们制造了一系列流行于DOTA2社区的梗。

这里面,有夸张搞笑的相声段子。

这波我差2000就有跳刀了,很急很关键!

这个符长得丑的人吃,——我觉得我长的最丑!

有一系列极具特色,后来成为许多DOTA2玩家口头禅的短语。

这波我很强!

我的头很硬!

很多搞笑场景,只有DOTA2玩家才能领会到其中妙处。

另一个场景是:NewBee战队的HAO(陈智豪)某晚也来OB客串比赛,他的幽鬼在打盾,而820和Longdd用的辅助英雄。HAO说道:820来给我抗一下roshan。 820听话地走上前去给HAO抵挡敌人的伤害。Longdd在一旁开启嘲笑模式:820你就是天生的小弟命啊,喊你去你就去,你应该说凭什么该我扛?随后HAO又发话:龙神来给我扛一下!Longdd立刻转口:来了来了!

Longdd的表演,让观众想到了契科夫《变色龙》中那个奥楚蔑洛夫,或是戏剧舞台上猛拍领导马屁的小丑。但以他们的职业素养和资历,怎么会不明白比赛中辅助要给主力英雄挡枪?这些刻意为之的对话,或许正是一种用娱乐化取悦观众的手段。

梗文化造就了OB海鲜团的娱乐效果

梗文化让观众不仅从比赛中看到了技术、胜负,也获得了快乐。这是直播娱乐化的一个明显象征。

这些梗文化的创造者并不仅仅是OB团队员,观众们也出了大力。拜如今直播平台的弹幕机制所赐,玩家的造梗智慧有了更多发挥余地。OB团成员也经常把水友的经典段子用在直播中。

弹幕大神强!我们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很多段子。Longdd对记者说。

实际上,所谓的OB海鲜团这个称号就是观众们的杰作。Longdd因ID中有龙,而比赛中对战友的救援信号不闻不问,如聋似瞎,被观众取了个外号龙虾。其他几位也各自有外号,zhou为鲷鱼(谐音zhou),yyf为江豚(姓姜且体胖),820为乌贼(说话口齿不清,被呼为乌噜噜,后改乌贼),DD为蟹兵(姓谢,谐音),合起来正好称为OB海鲜团。

不管来自OB还是观众,这些梗都成为了OB与观众直播沟通的一部分。有些甚至转正,进入了玩家生活。比如遇到很弱的对手会说对方很鱼,需要帮忙会说大哥抬一手,遇到困难会说我的头很硬,鄙视对方会说老burden……

由于梗文化的吸引力,让OB海鲜团拥有极高的人气。

根据直播平台高峰时期(晚9点左右)显示的数据,在DOTA2个人主播中,Yyf常年位居斗鱼TV第一,Longdd则是虎牙TV第一,在熊猫TV的zhou则仅次于09排名第二。其他几位成员的人气,也能排在DOTA2项目的第一集团。

战功赫赫的OB团

在最早进行直播的Longdd看来,仅靠梗文化,成就不了OB海鲜团的人气。他对记者说:职业生涯的经历,对海鲜团的影响太大了。没有以前那么多冠军,我们再怎么吹,网友也不会听的。

OB团这几个人,每一位都有堪称传奇的职业生涯。

Longdd是中国最早的DotA职业玩家之一。早在2008年,他就已经开始组队参加国内的DotA线下赛。后来他辗转于GL、EHOME、cant、7L、CH、DK等战队,拿了不少冠军,开创的支配龙骑拉远古野的打法技惊四座。

Longdd是中国最早的DotA职业玩家之一。早在2008年,他就已经开始组队参加国内的DotA线下赛。后来他辗转于GL、EHOME、cant、7L、CH、DK等战队,拿了不少冠军,开创的支配龙骑拉远古野的打法技惊四座。

2010年5月820带领EHOME在法国以不败战绩夺冠,君临天下

820率领的EHOME在2010年连拿10个冠军,尤其是在法国以不败战绩夺得ESWC冠军,成就了中国DOTA第一次征服世界的辉煌。

Zhou和yyf则在iG战队做过很长时间的队友。漫长的职业生涯中,他们揽下了包括TI2冠军在内的几十个冠军。

和他们相比,各有几个冠军在手的zippp和DD已经算荣誉簿较弱了。

用一句比较烂俗的话说,他们的职业生涯,就是DOTA爱好者的青春。

看他们的直播,或许只是当年看他们比赛夺冠留下来的习惯。他们直播中的每一个细节,都可能让你回想起当年比赛中的某个场景。

作为退役选手,Longdd他们的DOTA2水平高于普通玩家,这也是他们能有那么高人气的重要原因。

CDEC联赛是中国职业选手的摇篮,其水平介于半职业与职业之间。2015年,OB团队员轮番在CDEC上登顶,zhou更是上演了一局换一个英雄登顶的好戏。

强大的实力,才能确保他们比赛场面好看。不然菜鸟互啄,失误连连,还有什么观赏效果?

2012年,zhou和yyf带领的iG获得TI2冠军,这也是当时中国DOTA2获得的最高荣誉

OB团的另一优势是在职业圈深厚的人脉。

这从Longdd退役后就表现明显,当时OB团其他人还没退役。但Longdd每次直播总能拉到职业选手进行比赛,对手屠龙与队友护龙,成为OB海鲜团梗文化的先声。后来zhou、yyf、820相继退役,OB海鲜团组建,更是成为现役职业选手休闲训练的最佳去处。NewBee战队的HAO、Mu,LGD战队的Maybe、xiao8,EHOME的kaka,都长期光临OB团比赛。

对普通玩家来说,时不时乱入的现役职业选手是个大彩蛋。就算为了看看今晚有哪位现役明星前来助阵,他们都有动力去打开OB的直播间。

观众爱看大人物出丑

话说回来,成功的职业生涯让Longdd他们更容易吸引到观众,但如何留住观众是另一个问题。

让观众有兴趣看你的直播,与让观众崇拜你的赛场成绩,是两件不同的事情。

打职业的时候,Longdd以脾气火爆著称,经常一言不合就骂队友。2011年我在CPL现场采访,曾亲眼目睹比赛结束后,Longdd大声批评比赛中犯错的队友,说到气愤处忍不住摔了身上的背包。

而成为主播后,Longdd彷佛变了一个人。有失误时,他会自我解嘲;队伍失败时,他会主动背锅,鼓励队友再来一盘;遇到强大对手时,会笑着让对方抬一手。

这一切,Longdd看得看透:职业比赛的目标是冠军,成绩。做主播,就是要能承受压力,让观众开心,而不是让抱怨影响观众的心情。

一群有辉煌职业生涯的退役选手,加上一个娱乐、开心的心态,就很容易打造出OB海鲜团这样的娱乐天团。

同样是逗趣埋梗,OB海鲜团比其他人更容易让观众发笑。这里面起作用的,是喜剧里的一条重要的搞笑逻辑:大人物出丑。

普通人打伞被吹歪,路人不仅不会笑,还会生出同情心。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打伞被吹歪,则可以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娱乐版面头条。这就是大人物出丑的喜剧效果,它解构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,使大人物从高不可攀变得和普通人一样亲切。

在OB直播中,玩家喜闻乐见的并非yyf超神,或是zhou暴走。他们更愿意看zhou飞入人群被围殴的先知,数据0-14惨不忍睹的混沌骑士,抑或是Longdd自信满满与对方单挑结果被反杀之后的无语。每次一发生这样的惨案,弹幕上便弹出满屏幕的666、果然老burden……

就像郭德纲常调侃于谦抽烟喝酒烫头,玩家也以调侃OB海鲜团为乐。Longdd的身高是一个长盛不衰的爆点,说他跳起来,打到了yyf的膝盖,说他霍比特龙。Yyf的体重也是一个爆点,被观众评价为体重200斤不含头。

对OB团来说,难以复制是一种优势

OB团目前在DOTA2直播届堪称一哥。

ZSMJ(龚建)的少林寺、09(伍声)的保安团声势也不小,但都只有一位明星挑大梁,影响力与OB海鲜团仍有差距。从斗鱼人气数也能看出来,ZSMJ大约只有yyf的五分之一。而09在熊猫TV领先zhou,更多的是因为09仍在直播DotA,吸引了那些不愿从DotA升级到DOTA2玩家群体。

不过,娱乐并不是OB团最重要的竞争力。

梗文化是很容易模仿的,而且Longdd也说了很多梗就是观众的杰作,拿来借用就好。只不过同样的梗,在OB这些前职业选手口中说出来,效果就不一样。

这才是OB真正的核心竞争力。

OB团的成功,实质上是电竞娱乐化的一种表现。所谓电竞娱乐化是指竞技奠定了人气的根本,娱乐只是深化了这种人气。

娱乐化电竞的主播则一开始就奔着娱乐而来,电竞本身的元素是随时可以替代的。典型例子是直播平台的一大批女主播,她们可以在镜头前玩DOTA2,也可以玩LOL,还可以玩斗地主,最多的是在唱歌跳舞。只要会玩游戏,不论技术高低,都可以成为娱乐化电竞的主播。

而OB则是很难复制的。

首先,要有一批战绩辉煌的退役主播;其次,这些主播关系良好,能有效互动,建立起他们的娱乐交互模式。

Longdd结婚,OB海鲜团全员到场祝贺,他们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

战绩辉煌的退役选手本身就属于难得的资源,它不仅需要该项目有足够的竞技性,还需要选手本人取得好成绩。而退役选手成批出现且相互之间关系良好,更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缺一不可。

难以复制,让OB海鲜团短时间内还看不到同一层次的竞争者,保证了OB团粉丝的黏着度。而随着梗文化的传播,又有越来越多新用户加入。新老用户相加,才造就了OB团成员各自位列其平台DOTA2人气第一。如今OB语录已经在各个DOTA2玩家社区中广为流传,即便有其他退役选手加入市场,也只能融入这个梗文化,而很难与之对抗。

玩家对解说类型的喜好存在差异

那么OB海鲜团模式的主播在其他游戏中是否存在?

我们可以注意到在星际2项目中,有一个与OB类似的团体——星际老男孩。星际老男孩同样以梗文化著称,且竞技水平优秀。星际老男孩中,F91是前职业选手,号称江南狗王,最好成绩是中国亚军。

而在LOL项目中,很多主播是退役选手,却没有出现类似OB的主播抱团。LOL观众最多的主播,是从来没做过职业选手的小智。

这似乎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,游戏特性将影响其娱乐化偏向。

对比同是MOBA游戏的LOL和DOTA2,LOL相较DOTA2在MOBA规则上进行了更多的简化,降低了游戏门槛和竞技性,同时加入了更多的娱乐化元素。这样的不同,或许正是LOL的玩家群体六倍之于DOTA2玩家群体的原因,同时也让LOL玩家群体的喜好比DOTA2玩家更娱乐化。

在高人气LOL解说中,草根出身的解说占到了相当大的比例,如文森特、董小飒、伊芙蕾雅等人。

而在DOTA2项目,除了OB海鲜团,其他拥有高人气的直播者大部分是选手出身,例如昵称为少林寺方丈的ZSMJ,前世界冠军09,以及现役选手xiao8、maybe、kaka、cty、mini幂。真正没有任何职业背景的高人气解说,只有冷冷一个人。

极高的专业素养+梗文化的娱乐效应创造了OB海鲜团这一个独特的难以复制的IP。在内容同质化的现在,这样一个IP也许会有更高的商业前景。目前,OB海鲜团推出了《OB总动员》,在直播之外打造更多产品。商业化的道路上,OB团已经越走越远。

但OB海鲜团也并非毫无隐忧:将过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对梗文化的发掘上,势必导致OB海鲜团专业素养和竞技水平的下降。在对各大DOTA2赛事的解说中,其对BP解读,战局分析的不准确也已经被一些DOTA2玩家质疑。

生存在菜即是原罪的DOTA2圈中,未来OB海鲜团需要在专业素养、竞技水平和娱乐化之间做出更多的平衡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