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障碍赛2028年入奥,百余年的传统和被踢掉的马术

原标题:障碍赛2028年入奥,百余年的传统和被踢掉的马术

斯巴达勇士赛(Spartan Race)创始人Joe De Sena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,他迫不及待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了自拍视频。

他的兴奋源自路透社前几天的一则报道,国际现代五项联盟(UIPM)计划在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上,用障碍赛(obstacle racing)取代马术,打破该奥运项目坚持了一百多年的传统。一时间争议四起,有人开心也有人愤怒,不少运动员公开声称要弃项。

而这个机会Joe等待已久。一旦换项计划获得官方确认,作为障碍赛的头部IP,斯巴达无疑将从中受益。

1、马术分项的争议

一切得从马术的奥运争议说起。

击剑、游泳、马术、射击、跑步,从1912年的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开始,现代五项就是这五个分项,算下来已经有110年的历史。

作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亲自引入奥运会的项目,现代五项拥有特殊的历史地位,但这不意味着它能一直保持原样。实际上,这个项目在百余年间经历过很多非项目的调整,比如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,从为期五天的比赛变为单日比赛;2012年,射击和跑步被放在一起成为跑射联项。

现代五项的争议点主要集中在马术分项上。与专门的马术项目不同,现代五项选手在赛前20分钟才会匹配到自己的马搭档,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和这匹马建立联系。这对选手来说是个挑战,同时也引发了现代五项的危机。

东京奥运会,德国选手安妮卡·施勒(Annika Schleu)分配到一匹名叫Saint Boy的马,比赛中,这匹马拒绝跳跃障碍。无计可施的选手,只能一边崩溃哭泣,一边试图用鞭子让马参与到比赛中,站在栏杆外的教练金·赖斯纳也鼓励选手这样做,甚至还亲自动手锤了几下马屁股。

但一切都无济于事,Saint Boy的不配合让施勒无法完成比赛,她直接从第一名滑落到第31名。当时有网友感慨:人和马的悲喜并不相通。

赛后,赖斯纳被取消奥运资格。据Sports1的报道,施勒和赖斯纳遭到了德国动物福利协会的刑事指控,指控内容是虐待动物和帮助虐待动物。不过最后二人都被判无罪。

施勒称,她对马并不是很严厉,鞭子也事先经过检查的,但是回想起来,自己本可以处理得更加冷静。有相当一部分人对选手的遭遇表示理解和同情,毕竟这种情况对人和马来说都是一种折磨。

马匹拒绝的痛苦表情,施勒的掩面哭泣,恐怕没有多少观众能从这种噩梦般的戏剧性中感受到马术的魅力。拿到过七块奥运会马术金牌的德国运动员伊莎贝尔·沃丝(Isabell Werth)尖锐指出,现代五项的比赛和马术无关,如果马是一种和运动员无关的交通工具,你完全可以给他们一辆自行车或者踏板车。

为了使现代五项能留在奥运项目中并保持吸引力,国际现代五项联盟必须对赛事做出改变。在奥运会赞助策略专家泰伦斯·伯恩斯看来,这也是将这项运动从小众转为大众的一个机会。

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沃丝的启发,《卫报》早在2021年11月就报道,国际现代五项联盟计划在2024 年巴黎奥运会之后将马术移出现代五项,取而代之的可能是自行车。但现在看来,自行车没能在60多个新提案中脱颖而出。

2、障碍赛分项的入围

今年5月,UIPM表示已经选出两种场地障碍赛(OCR,Obstacle Course Racing)作为备选,相关测试会在2022年现代五项世界杯决赛之后,也就是今年的6月底开始。这也意味着现代五项会包含两个与跑步相关的分项。

Joe De Sena曾在《体育商业日报》上强调过障碍赛的奥运基因,他认为这项运动体现了第一批奥林匹克运动员的竞技精神,但这对入奥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。能够引起UIPM注意,主要还是得益于该运动逐渐成熟的比赛机制以及全球性的扩张。

过去十余年,障碍赛得到了快速发展,目前较为知名的品牌有Spartan、Savage和Tough Mudder等。其中,2010年创办的Spartan Race是该运动的佼佼者。

要长期维系一项赛事,建立完备的体系非常重要。Spartan有竞速赛、超级赛、野兽赛、终极野兽赛四种基础赛事,在组别上分为精英组、年龄段组和公开组。除此以外还有为4-13岁的儿童准备的Spartan Kids(儿童赛)。通过区分赛事难度和组别,Spartan将障碍赛打造成一项全年龄段的运动。

2021年在浙江举办的Spartan Kids

而在Spartan Trifecta体系中,一个赛季内(通常是一年)完成一组竞速赛、超级赛、野兽赛/终极野兽赛可以获得一个完整的三色奖章,如果完成两组则可拿到Trifecta x2,以此类推。参赛者可以在这个体系中不断解锁新的成就。另外,Spartan也准备了极具挑战性的Agoge,参赛者要不眠不休地进行60小时的比赛。

一直以来,创始人Joe De Sena都有将这一运动推向主流的野心。目前Spartan Race已遍布全球45个国家,不仅在6大洲举办15场全国系列赛,还举办了欧洲、拉丁美洲、亚太和北美地区的锦标赛。斯巴达目前在中国有不错的影响力,经常出现一票难求的盛况。

这些赛事扩大了障碍赛的影响力,也培养了这一运动的运动员基础。现在,全球累计已经有700万人完成过Spartan的比赛。

2018年在匈牙利举办的Spartan Race

除了比赛本身,障碍赛的国际管理也在逐渐完善。在Joe De Sena的提议下,国际障碍赛联合会在2014年成立,并于2018年在瑞士申报为World Obstacle,机构名为FISO,遵循了许多国际体育管理机构的命名惯例。2021年,World Obstacle获得国际体育联合会全球协会 (GAISF)的观察员地位,这是该运动走向奥运赛场的关键一步。

实际上,Joe De Sena很早就有让这一赛事登上奥运舞台的想法,回顾这一美梦成真的过程,会发现障碍赛能获得入奥机会,并不是什么意外。

Tough Mudder(最强泥人)同样诞生于2010年。和Spartan不同,这项赛事不那么强调竞争,而是更强调团队配合,人们甚至能在这里找到另一半。Tough Mudder虽然也具有挑战性,但是没有严格的计时,跨越障碍失败也不会有波比跳惩罚,安全系数相比Spartan更高。完赛后,参赛者将会获得不同级别的发带。

2021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举办的Tough Mudder

开始于2011年的Savage Race则与Spartan更为相近,也会通过奖牌鼓励参赛者在一年内多次参与活动。不过这里有一些特色障碍,如通过手持环移动的Anchors Aweigh,以及会让人浸在大量冰块中的Shriveled Richard等。

3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

2020障碍赛的发展其实没有看上去那么平坦。Joe De Sena在本文开头的视频中说,自己正发愁如何在这么多个国家继续开展赛事。虽然听上去有点凡尔赛,但障碍赛的确遇到了艰难时刻。

疫情对该行业的打击巨大。2019年底,Tough Mudder曾传出首席执行官Kyle McLaughlin辞职的消息;2020年初,ORM报道称布鲁克林总部没有人上班,还有三家供应商向Tough Mudder提出重组破产的申请,要求赔偿总共80多万美元的欠款。为解决这一危机,Tough Mudder最终来到了Spartan的保护伞之下。

2020年2月,Joe De Sena先是收购了Tough Mudder U.K.,又拿出70万美元收购其在美国的资产和业务,并承担了1000万美元的债务。同时,他还召回了一些Tough Mudder的员工。这样,Tough Mudder的赛事才得以继续开展。在他看来,Tough Mudder和Spartan的参赛群体重叠度不高,而且现在的形势已与行业早期不同,留住Tough Mudder这个品牌更有利于行业发展。当然,这也让Spartan的头部地位更加稳固。

今年5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传出消息称,Spartan也面临着财务问题,该公司一直在解雇高级员工,并停止向一些供应商付款。随后,Joe De Sena在ORM的采访中给出了回应,称真正的困难时期是18到20个月之前,因为那时所有活动都因为疫情取消了,但是到2021年底,他们选择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发起120多项活动,通过大力推广吸引更多参赛者——毕竟有比赛才会有资金。

眼下,一切尚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,但Joe De Sena认为,今年年底的情况会比年初好得多。障碍赛有望入奥的消息也算来得恰到好处,它给了Joe De Sena这一乐观的展望以更有力的支撑。

分项的改变也意味着一批运动员将会离开现代五项赛场。为了阻止取消马术组成的Pentathlon United组织,已致信国际奥会寻求干预,还威胁集体退赛,可现在看来,这一变革已势在必行。

其实,障碍赛也并非不存在争议,它高昂的报名价格就引发过参与者的不满。参加一场Spartan基础赛事少则60美元,多则200多美元,即便只是想观赛,也要交20美元左右的门票钱。一些人认为这并不合理,甚至觉得那些所谓的资金困难不过是谎言。

实际上,举办赛事确实有不小的花销,这包括场地费、保险费、障碍物费用,再加上安全、娱乐、赠品等各方面的支出。Superhero Scramble联合创始人Sean Ace OConnor在2013年时称,一场比赛的成本能达到40万美元,Spartan的情况也差不多。除此之外,举办者还要拿出大量资金进行营销。2014年,Joe De Sena称花在提高知名度上的预算达到七位数(美元)。

现在,奥运会给障碍赛提供了最好的营销机会,而障碍赛也可以让现代五项的成本降低不少。只考虑比赛本身的话,马术比赛要花的钱比障碍赛更多,组织起来也更复杂。

2021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,人们动用了19架飞机和185辆卡车,将世界各地的325匹马运到奥运赛场,其中,247匹在飞往日本前经过了比利时,并在那里进行60天的健康监测和7天的检疫隔离。负责运送的是专业的马匹运输公司Peden Bloodstock,随行的还有照顾马匹的工作人员、兽医、10万公斤的装备和6万公斤的饲料。

据美国媒体CBS 8统计发现,每匹马的海外空运成本就达到了3万美元。相比这些金贵的马,笨重的障碍要好照料得多了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